天气预报: 个人中心
关闭
您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七星关 » 地域特色

大屯土司庄园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于我而言,大屯土司庄园是一张曝光了几百年的底片!最为宝贵、最无差别的时间,一分一秒,将庄园投影烙印,所有的人物故事,所有的悲欢离合,所有的诗情画意,以及惊心动魄、刻骨铭心,全都记录在这张底片上。

我一次次来到它的面前,深切的感受到了“建筑是凝固的音乐”,每一棵立柱,每一块木板,每一片青瓦,都是流动在空中的美妙符音,赏心,悦耳,悦目。走进庄园,高高的石阶,泛青的天井,厚重的大门,镂空的花窗,一切古色古香,百年之前,它们就如此雄伟、精致,千年之后,它们依然气度恢宏、精妙绝伦。陈子昂慨叹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!”历史,在土司庄园的屋檐下,让每一个人惊讶、慨叹、沉重的同时,也会深思乃至于深邃起来。想触摸历史长河中留下来的每一颗沙粒,也许是人类源于文化感召的一种本能欲望。对于从事宣传文化工作的我而言,想了解庄园的修建和它的主人们的故事,则逐渐变成一种责任。

面对人去楼空的整座庄园,我不满足庄园工作人员的解说,在网络极为发达极为便捷的今天,所有公开的资料一键搜索便可以获得,大屯土司庄园的基本情况,任何对它感兴趣的人都可以百度查阅。我想了解的,或说我想诠释演绎展示的土司庄园和它的主人,是百度百科没有的,是需要将土司庄园这张底片冲印出来才能看到的。

我读了很多本土文化人士研究余氏家族的文章,对这个“诗书世家”越发的喜爱和敬佩。“有客闲中来,与主酌黄流。诗书既不拈,时事亦不谋。不用相拜揖,不用互献酬。欲饮尽其兴,不饮示自由。客坐亦不遣,客去亦不留,俗情尽捐弃,人逸事事幽。”这是八世土司余家驹《家园》一诗,土司主人的悠然自得和闲情雅致,充满空灵和禅味,让人好生羡慕。我还喜欢余家驹的《过北肇》:“一鞭经古寨,按辔问前程。聚石堆残甲,群山走乱兵。风霜摧木叶,烟雨奏芦笙。过去黔疆尽,滇云马首生。”乌蒙山脉的高原特色如在眼前,每每走过吉普龙,一山一石,一草一木,让我脑中不由闪现出这位彝族诗人、土司头领骑着骏马,带着家丁走在路上的情景。每一代土司似乎都挺能吟诗作对,他们是公认的西南地区著名的彝族诗人、画家,至于末代土司余达父,则被后人称为贵州“彝族杰士”“毕节历史上最杰出的文学家”“黔西北文学史上的杜甫”等等,他的著述和传奇人生,是很值得今天的我们大书特书的。毫无疑问,大屯土司庄园的主人们,是黔西北高原的骄傲和传奇。

每一次采风活动,不管是文学的还是摄影的,在七星关,大屯彝族土司庄园是必去的,作家王祥夫先生,摄影家付欣老师,等等,他们都来过了,有的留下了作品,有的只是带着记忆离开。创作,不仅需要灵感,也需要时间,更需要才华、激情和毅力,乃至于责任!

希望这些创作的要素,早一天集中降临在某个人的身上,能够将土司庄园这张底片完美的冲洗出来,像《尘埃落定》,像《消失的地平线》,让更多的人,知道土司庄园的前世今生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