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 个人中心
关闭
您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七星关 » 民风习俗

一林幽梦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 


走进拱拢坪,一个叫毕节国家森林公园的地方,就被柏油路两旁翠色欲流的松树,柳杉和灌木簇拥着,来到一方让绿色浸润得清新而超脱的净土。

山、水、林,堪称风景的三大要素,无山则少了雄奇,少水则没了灵气,没林则空了秀色,而拱拢坪得天独厚,不但三者俱备,而且还多了雄险的溶洞,清朗的空气,碧绿的草甸……宛若一个丰姿绰约、颤人心旌的山姑。

是的,饱尝了尘世的喧嚣的烦扰,一但涉足茂密的森林,打开蜗居的灵魂,让心灵与自然对话,感受山水的宁静、博大和忍耐,不免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气息涤遍了全身,心甘情愿地陶醉其中。

树高,林密,亭俺,路幽。所谓的路不过是林中的间隙,如毯的松针遮覆着浅褐的沙土,把阵阵轻松的快感从脚心输送到每一根神经。有醉人音响于丛林葱葱茏茏的枝叶间释放出来,除了黄叶飘落的籁籁之声,便就是三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清啼或长啸了,时而清逸飘渺,时而高亢激昂,时而又脉脉含情。像一颗颗轻灵的石子,划破了空山原始的幽静。

穿密林,跨小溪,聆听着隐匿于蓬林中的潺潺水声,一个巨大的天坑跃入了眼帘—吞天井,好一个响亮而雄浑的名字!天坑即使奇特,也离不开富有生机的植物的装点,沿井口环视一周,那简直是一幅形如“鸟巢”天井的色彩鲜明、层次丰富的自然画卷。时近深秋,花已经很少了,睁着大大的眼睛四搜寻,偶乐从峭壁的石罅间找到一两株泛黄的山菊;却有一丛丛不甘寂寞的灌木,让秋风把叶子染得或红或黄,有意找夺人们对花的赞叹与怜爱。树呢,有的直挺,有的横倚,有的似蛟龙出海虬曲地挂在皲裂的岩石上,雍容而恬静,一阵清风拂过,遥曵的枝叶仿佛在向我们这些陌生的闯入者颔首致意。吞天井深不可测,芳草溪、落花溪荡漾着笑涡而来,以一种壮烈的姿势跌宕而下,成就了“通天叠瀑”

的美景。

此时,心已醉了。迷茫中不禁把天坑看成了一只天造地设的酒盅。那清纯晶亮的甘泉,不就是森林之神用端木瑶草、奇花异果酿就的白酒缓缓顺着杯壁流入深深的酒盅中。这盅酒为谁而设?谁能有资格端起这只酒盅呢?与其说是为创造这般美景而呕心沥血的仙翁,倒不如说是为我们这群虔诚的旅游者、探秘者。此刻,我们正用心品尝着这盅醉人的美酒,感受森林博大的胸襟,化释心底的积郁块垒。

听说还有更好的景致——“天宝峡”风景区,醉了的我忘却了初起的倦意,又迫不及待的寻觅新的目的地。清风吹,绿叶动,那泥土、那水气、那松脂仿佛都是千年的佳酿,也会让人沉醉不已。路边宽阔的草地上,不知何时钻出了一队婀娜多姿的彝家姑娘,正把那乌蒙欢歌的喜悦从她们潇洒轻柔的舞姿中倾泻出来。远听乐声,让思想走向深刻纯净;近观舞姿,让生命愈加丰盈生动。同行者中有几只闪光灯被吸引了过去,为这天人合一的美景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三回两转,碧玉湖,便似一块绿璠镶嵌在森林的深处,静静的,柔柔的,它的美丽绝不是大自然刻意的点缀,而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灵魂。走着走着,但见林间坐着几个游人,相互间只是会意地点点头,生怕语言的声浪打破这里的宁静。在湖滨择得一块可供小憩的草地,恣意的伸展脚腿,夸张地伸直胳膊,在绿色包裹的静谧中享受着迷离的梦幻,恨不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涅槃似的重生……一只白鹭从林中斜飞而来,双爪在水面激起了圈圈涟漪,随即腾空而起,“咔“的一声,便把人们的惊喜挂在了突兀的树梢。刹那间,在生命的深处,我感受到了一波恬然的律动。

本来,还有一处别致的“雷音洞景区,但听导游介绍来回就要两三个小时,时间老人拒绝了一览无余的贪婪,让我们仅能从散发的资料和图片中采撷到星点的惊喜和眷恋。我孑然地伫立凉风习习的山口,让温情的夕阳一遍遍地抚慰不甘的心。

<SPAN style="LINE-HEIGHT: 150%; FONT-FAMILY: 宋体; mso-bidi-font-size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