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 个人中心
关闭
您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七星关 » 人文历史

告诉你一个真实的“杨家公馆”(二)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3、变卖

1920年冬,进士(周范)之女、进士(杨汝偕)之妻、大学校长(杨梓林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留学归国,曾任北京工业大学校长)和省参议员(杨樨林)之母周氏在贵阳去世,遗体被运回毕节,安葬在长春堡清水塘“仰天窝”“杨进士”墓旁。

母亲去世后,杨樨林送弟媳和大女儿(杨凌,原名杨延菱,1921年到北京后入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读书,后相继在燕京大学、南开大学攻读。解放后曾当选黑龙江省人大代表及齐齐哈尔政协委员,1989年病故于东北)、二女儿(杨徵蕙,原名杨延蕙,到北京后就读天津中西女校,后到京华美术专科学校、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学习绘画。解放后在贵阳一中任教,1987年去世)等到北京,住了几个月。他同两个弟弟商量,决定将祖上田地卖掉,将现款投资工业:“十二叔(梓林)已和友人在天津塘沽从事精盐、制碱等工业,他首先提出卖田之事;十一叔(栋林)在北大当教授,铁饭碗,他也赞同。”在《母亲生八妹,全家辞祖北上》一节后半部分,杨徵华回忆道:

父亲当时一心一意只想把我们姊妹兄弟送到北京求学,将来建功立业。卖出这批大好土地,一点也不可惜。这一大幢住房、丰富的藏书、无数的好家俱(具),均送给族人。我最记得的是两座大穿衣镜及许多珍贵东西,一起卖掉了。我的父亲将美好的希望寄托在我们儿女身上,孤注一掷,倾家北上。

祖父有一妾,只生一女(十五姑)远嫁贵阳,我们走后,要为她留下生活之资共四十石(一石四百斤),除了她生活外,做祭祀时用。偌大房屋,也只是她老人家及三姑母(杨良珍,嫁濮家,婚后不久即居孀)婆媳居住。三姑母从花园迁入上房,父母托她顺便照顾修理。抗日战争时期,姨奶奶已死,三姑母仍健在。

1922年年底,我们全家绕道云南到四川宜宾,有两个老家人送我们。到宜宾后,因乘船不要这么多人送了,老家人杨星洲就回去看家了……过两日乘火车北上,另一老家人张秉臣也请他回去,与杨星洲一起协助三姑给我们照料此祖居。1938年我回毕节,他们还活着。解放后此房归公,他们不知迁移何处了。

4、红色印记

到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,“杨家公馆”中越来越少有杨家人居住。1935年年初,成立毕节历史上第一个党支部的林青、缪正元、秦天真等撤往安顺、贵阳后,3月份,他们于前一年年底成立的“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”骨干、百花山“宁家龙门”宁起鲲(1914—1997,又名宁汉戈,1937年11月与弟弟一起在毕节入党,离休前曾任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、党组副书记)、宁起枷(1916—1993,时任贵州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录事,1937年与哥哥同时同地入党,逝世前曾任国家出版局版本图书馆馆长、顾问)兄弟在“杨家公馆”内林绍铭(田坝桥林文琦(慕寒)子,杨家亲戚,寄居在“新公馆”内)家秘密成立“我们的读书室”,“开始只吸收林绍铭等几位进步青年,后来增加了尹司农等人。参加者每人出点钱,订购一些进步书刊……这些书均陈列在林绍铭家里,只许借阅,不准外传”(宁起枷晚年口述、袁东华整理《毕节的回忆》)。

后来,在中共上海特科派来毕节的贵州军事特派员卢志英(1905—1948,本名卢育生,1925年入党,新中国第60号烈士证书的主人,专题纪录片“雨花台”主人公。传奇谍报高手,长期从事兵运工作,时任毕节专员公署科长、毕节保安司令部参谋长)同志领导下,在“我们的读书室”这个“古色古香”的幽雅环境里,宁氏兄弟等学习进步书刊,形成了科学的世界观,从而积极投身革命——

“后来我们成立了秘密读书会/志英就是我们的辅导员/书籍琳琅满目,环境古色古香/我们的读书室吸引着山城的有志青年/书架的背后/藏着志英送来的进步书刊/从《进化论》到《唯物辩证法》/从《资本论》到《共产党宣言》/志英常常来到这里/为我们讲解革命理论/鼓励我们刻苦学习,形成科学的世界观/志英的身边聚集起一批进步青年/为他的工作带来极大的方便/林绍铭为他搜集情报/宁起枷给他管理文件/尹司农为他抄写电文/我常常带他去周围的农村/了解风土人情,观察地形地貌/为红军的到来准备周全”(宁汉戈《雨花魂》诗句)

从1936年2月9日进驻至2月27日退出毕节向安顺地区转移,红二、六军团共在毕节住了18天之久。“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”、“我们的读书室”的许多成员,带头组织群众为红军筹粮、筹款、置药,踊跃参加红军,并且参加了组建贵州抗日救国军的一些活动。值得一提的是,林青、缪正元、徐健生、秦天真、宁起鲲、宁起枷等,与“公馆”杨家创办的淑范小学(原毕节一小)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渊源和联系。

变卖公馆田产的汝偕长子樨林(1885—1930),字子馨。出生于四川南广父亲任上,清末中秀才,1906年留学就读于日本明治维新大学。1911年辛亥革命时樨林26岁,刚从日本回国不久,就在毕节参加团体联合会——“(毕节)光复事业即以该会为主动力”,成为其中的“强健分子”,其事迹列“丁等”稽勋,被1913年在北京担任参议院秘书暨稽勋局调查员的周素园写入《稽勋表册底稿》:“毕节光复后,招募团练,保卫地方,而饷需无着。樨林家世豪富,首倡义捐,源源接济,城乡赖以宁谧。”1913—1916年,樨林当选贵州省参议员,迁住贵阳。樨林妻濮氏,原籍江苏溧水,父亲曾任四川华阳县令,与汝偕同在四川为官,二人得以相识并结为儿女亲家。1922年,濮氏和丈夫带着8个孩子从宜宾沿江而下,经汉口到了北平(京)。此前樨林已将其长女、次女带往北平。1938年元月底,濮氏和幺女由三女儿杨徵华(1924年入北京师大附中就读,1828年考入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,后转法学院学习,曾任甘肃省天水女子师范学校校长。建国后定居广西柳州,2000年去世)从长沙送往贵阳,小住后带着外孙陈德亮、陈德基返回毕节,两年后在“新公馆”内逝世。

1938年,杨徵华去甘肃榆中与任县长的丈夫相聚,将德亮、德基交予外婆濮氏抚育。因此,德亮、德基兄弟在“新公馆”内住了3年。2012年,陈德基回到毕节,由“公馆”杨家亲友陪同,寻访故宅祭奠先灵,感慨万端。他在给毕节亲友的信中说:“当年亭台楼阁、飞檐挑梁、雕龙画凤的杨家公馆,已片瓦无存……杨家出资兴办的百花山小学(应为“淑范小学”)已有百余年历史,解放后即改为毕节一小,是毕节的重点小学。”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“杨家公馆”长期成为原毕节地委、行署所在地,其园林式建筑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才被完全撤毁。2018年6月,毕节一小出版发行校本教材《百年名校红色印记》,其中有专门文章《贵州教育变革家杨绂章》《实业家杨梓林》等,专门介绍公馆“文化世家”对毕节教育对贵州教育的重大贡献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