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 个人中心
关闭
您的位置:首页 » 专题专栏 » 历史专题 » 传承弘扬“绝壁天渠精神”

绝壁上的“冒险者” ——生机镇黄洞大沟修建纪实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为吃上一口香喷喷的白米饭,20世纪五六十年代,勤劳善良的生机人民在悬崖绝壁上硬生生凿出一条条沟渠。

生机镇的10条沟渠,条条都是在绝壁上凿出来的。近日,记者一行走上联合社区黄洞大沟,一路往前,越走越险,从地面到半山腰再到绝壁上,大家一前一后,相互叮嘱着小心行走。

脚踩在大沟之上,望着悬崖与峭壁,不免让人胆颤。沟渠中流淌的水生生不息,随沟渠往下,灌溉着沿线的农田。沟渠的开凿让联合社区人民告别了望天吃饭的日子。这山、这沟、这水,记录着60多年前人们挂着绳索、手持铁锤钢钎开山引水的情景。

黄洞大沟,地处生机镇联合社区,1958年动工开凿,1961年修建完成,沟渠全长3.2公里,深50公分、宽50公分,参与开沟筑渠的有20余人。至今,黄洞大沟仍灌溉着当地的500亩农田,惠及群众2500人。

黄洞大沟之名缘于沟渠流经途中,一处峭壁上的一个天然洞穴,洞穴深不可测,名为黄洞,黄洞大沟也由此而来。

沿着大沟一路往前,险峻处弯腰低头才得通行。坐在沟渠上休憩之余,望着对面的山壁,让人不禁联想起修渠之景,凿壁之人。

渠通之前,当地百姓苦水久矣。“没水哪来田,没田哪来粮。”79岁的修渠人胡正祥一语道破修渠目的。有土地,没水,只能种玉米和红薯,还得望天才能吃上,日子十分艰难。

修渠那年,17岁的胡正祥跟着修渠队伍踏上了黄洞绝壁,一修就是4年。“父母走得早,母亲走的时候我才9岁,父亲走的时候我13岁,跟着后妈住,几乎都是一个人,修渠没负担,只管往前跟着修渠队伍走。”

胡正祥是当时修渠队伍里较为年轻的,年轻人跑得快,干得也快。腰上绑绳,手提钢锤,身子吊在半崖上,说起修渠凿沟,胡正祥精气十足,仿佛重回当年。“汗水大颗大颗的从头到脸再往身上滴,衣服全湿透了,晚上回家手都抬不起来,太苦了。但要种田,要吃饭,要过好日子,就得坚持。”哪怕时隔多年,提及修渠,胡正祥目光仍透着坚定,修渠在他看来,是全村人的希望。

“一起打沟的伙伴郭永阳当时就被冲到悬崖下摔死了,人还很年轻咧!”胡正祥回忆,当时,郭永阳去点炮,有个哑炮未被点燃,回去再引时,炮就炸开了,把他冲到了崖下摔死了。谈到此处,胡正祥满是感慨。

有人因修渠出意外牺牲的消息很快在乡间传了开来,在家妇女哭诉着叮嘱上沟的人千万要小心,修渠队伍抱着一定要把沟凿通的决心上路,他们不能让牺牲的人白牺牲。胡正祥说,“修渠难,可再难也要硬着头皮上,因为修了渠才有大米饭吃。”

白天凿沟,晚上住山洞,夏天夜蚊多,晚上咬得人直哆嗦,悬崖上的生活所有的修渠人都经历过。为加快进度,他们长期驻扎在沟渠上,把牲畜养在了山洞里,没人有怨言,更没有人中途撤退,人人都想填饱肚子,不想再背着包谷去换粮。

“水通时,全村上下都开心。现在别说人了,连家禽都吃上了米,多的米还卖去了外地。”胡正祥激动地说。

闲谈过后,老人微微低头,喃喃自语,仿佛在和过去的日子打招呼,又仿佛因回忆起当初的艰难岁月而独自感慨。

现在,黄洞大沟上还有两块石碑留存。石碑上能清晰地看到修渠人的名字,胡正祥名列其中。碑上还刻写了艰苦奋斗、万古长存等字样。碑上的人大多已经作古,但是他们的精神依旧长存,修渠壮举被当地人写入“功劳簿”,屹立在生机这片土地上。

近年来,位于赤水河的联合社区因地制宜,发展特色产业,造福于民。沟渠流经之地,目之所及处稻田随风摇曳,生命的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,转化为当地人的福气,春播种、秋收割,幸福生活在希望的田野上逐渐绽放。

如今,修渠人把护渠使命交到了下一代手中,把战天斗地的精神传承下来。如果说条条水渠给生机带来了希望,那每一个修渠人则是希望本身,他们给生机这片土地带来了光明。

“不凿没饭吃,凿不出不罢休”。正是带着这样的毅力和信念,在那个科技不发达,技术不先进的年代,英雄们凿出了沟,连通了水,开凿出生机万千百姓的幸福生活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