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预报: 个人中心
您的位置:首页 » 专题专栏 » 热点专题 » 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——多彩贵州走新路

搬离贫困 迁往幸福——七星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纪实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一栋栋楼房错落有致、一排排路灯整齐划一,一张张脸庞喜笑颜开,环境优美、绿树成荫,这是当前柏杨林街道易地扶贫搬迁点的真实写照。

近年来,我区大力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工作,让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地区的群众搬出大山,住进城镇。

搬迁是手段,脱贫才是目的。虽然易地扶贫搬迁实现了贫困户定有所居、居住安全的愿望,但是部分群众依然带有故土难离的情节。他们即使搬进了新居,可是距离农业生产的地方比较远,特别是部分老年人,对聚居点生活深感不适。诸多因素导致了,如果只是单纯易地搬迁,很难让贫困群众做到安居乐业。对此,我区积极帮助搬迁群众解决他们的就业、致富等问题,实现“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发展、可致富”。

2018年7月26日,夜已经很深了,郑朝均静静地坐在院子里,嘴里叼着烟斗。抬头,对面山脚下星星点点的灯火如星辰一般;回头,泛黄的灯光从破旧的门缝里挤出来,虽昏暗,却让人倍感温暖。

闭上眼,郑朝均满脑子都是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。

郑朝均作为撒拉溪镇水浸沟村白岩脚组整体搬迁户之一,他和家人将搬离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大山。他不知道,这次离开是否还有机会再回来看看这熟悉的一切。

“如果不是吃水困难、如果不是路不通、如果不是孙子上学困难,如果……”如果不是太多的如果,60多岁的郑朝均在这生活了大半辈子,他又如何愿意离开。

“自来水三天才放一次,一次只许接两担,不够吃只能下山挑,连衣服都不敢洗。”大山里的艰辛,郑朝均心里再清楚不过,低头是崖、抬头是山、贫瘠的土地种两年不够一年吃,路不通、电不稳,孩子上学难、老人就医难、年轻人回家难……

“到城市里,吃棵葱都要钱,挣钱的路子没有,花钱的地方无处不在。”郑朝均知道,他无法再就业,到城市居住,除了生活上的不习惯外,更多是怕加重孩子们的负担。但他更清楚,为了子孙发展,搬出去才是最好的出路。

咬咬牙,抖掉烟斗里的旱烟,郑朝均抬头大步进屋,整理行李。

第一次到郑朝军的新家,是跟随驻村干部胡庆文进行搬迁回访。

一行三人,外加两位带路的邻居。如此多的客人到来,让郑朝军家水杯“供应”不上,他只得从桌上随手拿一个舀米器,用水冲冲便倒上茶水端上来。

“在老家,能喝上口水就不错了,哪还兴泡茶。”郑朝军突然发现,搬到城里才一年多,他也学会矫情了。以前在老家,弯腰、伸手、起身,半瓢水就递到嘴边。

如今的他,闲来无事时会泡上半壶茶,坐在沙发上瞅瞅电视,或到楼下走走、坐坐、和新老邻居们唠嗑,日子平静而美好。

对于搬家,家住小吉场镇永平村的刘国凤到比郑朝均“爽快”很多。

“来个亲戚也不敢留人家住宿,因为就没有地方可住。”提起老屋,刘国凤眼睛里闪着泪花。

刘国凤家老屋是一个进出的砖瓦房,但只有一半的砖墙,有一半全靠竹片支撑。

破旧的老屋,夏天漏雨、冬天漏风。虽然竹缝、瓦缝间都塞满了油纸,但仍无济于事。

“冬天,住在楼板上的几个孩子常说头被吹得凉悠悠的疼,雪花总飘到脸上。”刘国凤说,由于瓦风过大,孩子们整晚整晚地被寒风吹得睡不着觉。

听着孩子们抱怨,刘国凤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她身体不好,加上孩子们上学,全家就靠丈夫一人支撑,想建新房几乎不可能。

刘国凤想着,再熬几年,待女儿们都长大出嫁后,就再不用睡楼板,再不会被风吹雨淋。

“以后只剩下我们两个,管他破不破、管他丢不丢脸,就这样蜗居一生了。”说着,刘国凤两行泪不经意滑下脸庞。

2017年,村干部到刘国凤家告诉她,她家能够享受到易地扶贫搬迁政策,可以搬到城区住,问她愿不愿意搬。

刘国凤想都不想就说:“搬,搬,搬,收拾好就搬。”

刘国凤做梦也没有想到,在她50岁时,居然能住上城里的大房子,而且不花一分钱。

当得知家里享受到移民搬迁政策时,孩子们满是欢喜,刘国凤的丈夫更是专门请假从外省回来,确认消息是否可靠。

确认后,刘国凤夫妇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来到碧海阳光城看了一眼。

“一下车,看着房子修得跟大城市里的别墅、洋房一样,洋气得很。”刘国凤说,那次看房,她回家后兴奋了很久。

2018年6月29日,这是个值得刘国凤一家铭记一辈子的日子。这一天,他们全家搬到了城里。住进新居,一家人有说不出的幸福和喜悦。

“屋里宽敞明亮、家具一应俱全,满意得很。”最让刘国凤高兴的是,屋子有四个房间,两个女儿出嫁了,剩下的三个女儿不仅不用再睡楼板,每人还有一个单独的房间。

搬迁,对群众来说,是件值得高兴的事。但搬得出,如何稳得住是个大问题,这也让很多符合搬迁条件的贫困户面临抉择时总是犹豫。

这样的想法刘国凤夫妇也有过,但他们很快就打消了。夫妻俩商定,搬迁后丈夫依然外出务工,刘国凤身体不好,继续留在家中在周围谋些事做,解决一家人的生活问题。

从生机镇镰刀湾村搬出来的吴光英有着和刘国凤一样的感受,“搬不出来,代代穷。”吴光英说,家中还住土坯房,自身又没能力修建新房,为了几个孩子的将来,再苦也得搬。他们相信,只要勤劳,生活就有希望。

为写好易地扶贫搬迁“后半篇”文章,使群众搬得来、稳得住,我区多措并举。对于2016年度小城镇集中安置和中心村集中安置的搬迁对象,强化属地管理职能,由当地党委、政府在教育、医疗、就业、产业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服务,保障搬迁对象的后续发展。

针对2017至2018年度易地扶贫搬迁城区集中安置点——柏杨林街道安置点,我区严格对照“五个体系”要求,突出党组织的统领作用,建立“街道党工委、社区党支部、网格党小组”的三级管理体系,强化后续工作措施,不断优化搬迁群众服务保障体系,有力地保障搬迁群众安居乐业,走出了一条“不同于农村、有别于城市”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管理服务新路。

为全力解决好搬迁群众就学、就医等需求,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标准化,切实解决好搬迁群众最关心、最直接、最现实、最迫切的问题。我区在集中安置点新建2所幼儿园、2所九年一贯制学校,并从全区选拔221名优秀教师补充到校任教,满足适龄儿童少年的“上好学”需求,实现教育保障全覆盖;建立柏杨林街道卫生院,配备36名医疗卫生技术人员,24小时提供基本医疗服务;在安置点周边新建区第二人民医院,实现搬迁群众小病就地就医、大病优先转区属公立医院治疗,实现医疗保障全天候;根据群众意愿,按照城乡互变、灵活处置的方式,统筹做好群众基本养老保险、医疗保险、最低生活保障的转接工作,做到社会保障全方位。

同时,我区还紧紧围绕搬迁群众生计方式非农化转变,积极搭建各种平台,多种方式促进就业,切实解决搬迁群众生存后顾之忧。目前已落实就业11002人。

“我们夫妻俩都在社区务工,他当保安,我帮助种草坪,每个月两个人工资加起来有4000多元,虽不多,但生活不愁。”吴光英说,如今孩子们能就近入学,自己也有一份稳定工作,很满足。搬进新家第3天,刘国凤便成了社区一名保洁员,吃在公司,住在家里,每月还有1800多元工资,但对于刘国凤来说已很满足,“身体不好外出务工都没人要,现在有房住,有工资拿,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搬出大山,摆脱贫困。全区各乡镇易地扶贫搬迁户已经走进一个全新的环境,开启了他们的新生活。幸福,已在路上……

上一篇:
下一篇: